当前位置:正银小说>轻小说>纯情犀利哥:一等家丁> 纯情犀利哥:一等家丁第1部分阅读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纯情犀利哥:一等家丁第1部分阅读(1 / 2)

《纯情犀利哥:一等家丁》

穿越异界 (1)

人品是什么?!

人品就是蹲茅坑的时候,别人滑落钱包进茅坑,而你只滑落火机。【百书斋最新更新 bishuzhi】

许枫一直觉得自己人品好,刚和同学在酒吧同时调戏一个美.女。同学受到扇耳光的待遇,而许枫只是被吐口水。当然,许枫调戏在前。

拖着有些醉意的身体,迈着有着虚晃的步伐向着家住小区走去,想起医院那张化验单,许枫怀疑是不是之前的二十多年,把所有的人品都给用完了。

“轰……”

一道闪电划破虚空,爆惊雷之声。七月的天气,如同女人的脾气,说变就变,撕裂空间的雷电,把天空照的雪亮,许枫抬头看了一眼,天空蒙着一层灰蒙蒙的阴翳乌云。

“该死的,要下雨了。”

许枫甩了甩头,并没有因此而加快步伐,依旧拖着虚晃的步子迈着,大雨之前的凉风,倒是吹醒了一些许枫的酒意。

“小伙子,马上要下雨了?赶紧过来避一避!”凉风狂乱,在一个屋檐下摆地摊的老人看着许枫不稳的步伐,出声提醒道。

许枫扭头看去,老者脸庞皱纹丛生,一看就经历过岁月的痕迹,许枫并没有听他的话去屋檐下,反倒是看着老人笑道:“大爷,马上要下大雨了,赶紧收拾回家吧”

老人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皱纹挤在一起,没有狰狞之色,反而给人一种和善:“呵呵,再等等吧。以往都是摆地摊到凌晨两点的,现在才凌晨。”

许枫踏前两步,随意的在老人的地摊之上挑选了几件物品,取出一张百元纸钞给老人,没有讨价还价。一个凌晨两点还坚持摆地摊的人,必然有着生活的艰辛。十块二十块的,对于他不算什么,可是对于老人,或许就是他们生活的保障。所以,许枫很少和拍地摊的人讨价还价,即使许枫交往过喜欢砍价的女朋友,许枫也会制止她和摆地摊的人砍价。

但凡有一点办法,谁会乐意大半夜摆地摊?!

老人接过许枫递过去的百元大钞,摸了摸口袋,随即尴尬的说道:“小伙子,我这找不开你余钱。要不你下次再给我好了。”

许枫笑了笑说道:“这样吧。我再拿几双拖鞋。”

许枫心想,反正拖什么都是拖,还不如到老人这里买几双。实在不行换上几个名牌标签,打折卖给那群喜欢名牌的狐朋狗友,怎么也能卖几百块!

“可是,一百块钱还是太多了。”老人很实诚,有些惶恐的说道,地摊的拖鞋,也就十块钱一双,加上许枫刚刚选的东西,也不过才七十多块。

许枫见老人如此,刚准备再次拿几双拖鞋,目光却被一块石头给吸引住。这块石头倒不是很好看,只是和普通的砖头颜色有些不同,想必是长了苔藓染上了绿色。

穿越异界 (2)

“老人家,你把这块石头给我,就算一百块好了。( 百书斋 bishuzhi )”许枫对着老人说道,心底想着,正好用这块石头去砸停在他楼下的那辆宝马。妈的,停在那里太碍自己眼睛了。

老人听到许枫的话同样错愕不已,这块石头是他从一座拆迁古宅捡来压地摊布防止风吹的,哪里值钱?!

“小伙子……”

老人刚想说什么,就被许枫打断道,“就这样吧。”

许枫不等老人回答,拖着几双拖鞋,拎着一块砖头迈步离开,天空之上依旧雷电不断。只不过,许枫这一手拎砖,一手摆着拖鞋的模样,滑稽至极。几个同样游荡夜生活的过路女郎看到,一个个捂嘴轻笑。

许枫对着几个女郎吹了声响亮的口哨,还未等他调戏,几个女郎就骂道:“吹什么吹,再吹老娘揪掉你鸟毛。”

许枫一阵汗颜,心道现在的女流氓越来越猖狂了。

……

雷声不断,可是雨却迟迟没有落下来,在许枫进楼层电梯看到楼下的停着的那辆宝马,看了看手中的石头,嘴角嘿然一笑:等等本公子就丢下来砸了你,免得碍我眼睛。

许枫乘坐电梯回到他二十层的家中,心道从二十层丢下去,足够砸出一个大坑了

“咦……今晚回来的挺早的。”就在许枫打开门刚准备开灯的时候,一个惊异的声音在黑暗的空间聚然响起,吓了许枫一跳,赶紧把电光打开,望着面前明艳靓丽的女人,这才笑道:“大晚上的跑到我这来,你就不怕我纠缠你研究一下爱情动作片?”

面前的女子穿着一身淡紫色的雪纺绸连衣裙,简约优雅的大格纹,亮光闪闪的水钻扭扣缀满低开的领襟,露出小片雪.白的丰肌。头乌黑的披肩长,俏脸如春,秀直的鼻梁,娇艳的红.唇,胸部高高挺起,薄薄的紧身长裤将修长的美腿绷紧,眼睛看着就能感觉到惊人的诱惑弹性,许枫贪婪的看了好一会儿。

许枫略带调侃的炽热目光,让林惜脸上有着一丝红晕,轻啐了许枫一口道:“狗嘴里面吐不出象牙。不过,你提着这么一块砖头干吗?”

许枫笑了笑,把拖鞋随意的丢到一旁,走到阳台把玻璃都打开,在二十层的高度,风吹的很凌厉,微微有些疼。

“你疯了吗?马上就要下大雨了,你还开窗。”林惜看着许枫怒道,刚想把玻璃关上,却被许枫一把抓住,嫩腻温热犹如一块暖玉,触感撩魂。许枫心魂震荡。

“让我吹一会儿。”许枫轻声说道,揉了揉有些疲惫的脑袋。

林惜被许枫抓着手,身体微微僵硬,没有挣扎,那双波光流转的眼眸注视着许枫,忽然她感觉许枫透露出异常的心神疲惫,这在林惜看来是很不可思议,在她印象中,许枫一向放浪形骸,声色犬马。

穿越异界 (3)

“生什么了?”林惜带着柔情看着许枫,对于许枫的情意丝毫没有掩饰。( 百书斋 bishuzhi )

见林惜如此,许枫有些慌乱的避开林惜的眸子,故作笑意的说道:“没事!”

林惜对他的情意,许枫一直都很了解。这些年他一直风花雪月,声色犬马,换过的女人不知凡几。可是,林惜一直守在他身边。林惜认为,许枫玩够了,自然就会安定下来。直到现在,她还是如此认为。

“回去吧。要不林阿姨又要来我这里领人了。”许枫对着林惜笑道。许枫大学毕业之后,混迹在各大风月场所,醉生梦死,对于他来说,林惜是她心中最后的一丝净土了,尽管许枫知道,只要他愿意,八成能推倒林惜。可是,许枫一直没有下手。

这不是说许枫是一个多好的人,反而用许枫换过的历代女人评价,许枫这小子骨子里面就是猥琐和无耻好色的家伙。只不过,林惜不同于别人,当初许枫父母双亡,是林惜一家照顾他。甚至他大学最后一年的学费,都是林惜父母借给他的。

对于林惜一家,许枫早就当亲人了,反而不好下手祸害人家女儿了。尽管许枫知道林惜不会抗拒他。

可是,想起医院的化验单,许枫使劲的拍了拍脑袋,没有想到生命的尽头来的这么快

许枫想起他父母因为先天性遗传绝症双亡,他就早已经预料到这一天了。这也是许枫一直没有祸害林惜的缘故,同样也是为什么他一直声色犬马的一部分缘故,既然活不久,那就放纵的活一把吧。

林惜看着一脸笑意让她回家的许枫,尽管已经经历很多次这样的拒绝。可是依旧感觉心底有些刺疼:“今天我不想回家。”

这句暗示意味明显的话语,让许枫心头一热,林惜无疑是他见过所有女人之中最为知性绝美的,许枫并不是没想过生点什么。只不过,理智一直让他没有伸手而已。

可是看着林惜那倔强的眸子,许枫感觉抵挡不住这女人的诱.惑了,他走到阳台之上,此时外面已经下着倾盆大雨。雨水打在许枫身上,瞬间就把许枫彻底打湿。

林惜还没来得及阻拦许枫,就听到许枫笑道:“我刚买了一块砖头回来,丢下去,砸到那宝马了,你就赶紧回楼下自己家去。要是没能砸中,那就随意你,如何?”

林惜听到许枫居然是买一块砖头回来,她差点没有笑出声来。许枫一直看楼下那辆宝马不爽她是知道的,只是许枫一直不承认他是嫉妒而已。

“好!”

林惜笑着说道,那宝马的车主她认识,一个标准的富二代,平日猖狂的很,甚至在小区玩漂移,要是能砸中,她也很解气。

穿越异界 (4)

许枫走到阳台末端,雨水更是猛烈的扑打在许枫身上,砸出雨打声。

林惜注视着许枫卓尔不群,修长挺拔的背影,就像整个人嵌入外面烟雨蒙蒙地江天画卷之中。她突然感觉有种忧伤充斥胸口。

就在林惜看着许枫扬起手中砖头准备抛下去的时候,一道雷电再次划破虚空,狠狠的轰打而下,闪亮整个天空。而让林惜瞪大眼睛的是,原本劈向南边的雷电,居然扭转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,向着许枫手中的砖头劈了过来。

这块砖头瞬间被劈成了粉末,而在砖头中央却出现了一块紫色的玉石,这块紫色玉石出现,把所有劈下的雷电都给吞噬进去,在许枫的手中爆发出一朵灿烂的紫色莲花,在紫色莲花下,许枫的身体从手掌开始化作星星点光,开始在虚空消散。许枫眼睁睁的看着这身体一点点被化作星光,当他的身体都被化作星光的时候,紫色莲花散发的死亡感觉遍布许枫整个意识,将许枫猥琐的灵魂吞噬进去。

重生成家丁 (1)

“孽仆!跪下!”一声怒吼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屋子里面响起,而这声怒吼的对象则是一个身材单薄的年轻少年,少年两眼空洞,配合着有些苍白和蜡黄的脸色,显得极为虚弱。

这一声怒吼,并没有让面前的这个少年眼神恢复一些灵动,反而更加的空洞。任谁也无法相信,面前这个空洞的少年,灵魂居然彻彻底底的被换掉了。

即使是占据这具肉身的许枫,同样处于梦幻中一般,他居然借尸还魂了,许枫还依稀记得,当时一道雷电本来劈向南边的,却猛然转过不可思议的角度劈在他手中的砖头上,之后浮现一朵紫色妖异的雷花,把他的整个身体化作光点,醒来就来到这个世界。

虽然来到这个世界有着几个时辰了,可是许枫依旧处于恍惚中,感觉是不是在做梦,直到耳膜在这声怒吼下震的有些疼痛,许枫这才相信他真的借尸还魂了。

从脑海中残留的记忆,许枫甚至想怒骂苍天。他借尸还魂的人是一个家丁,而这个家丁刚刚才偷窥非礼了一个美女,也就是说许枫再世为人,成为了一个猥琐的偷窥男。对于这个身份,许枫倒是不抗拒什么。这样的事情,许枫前世不是没有做过。可是,让许枫想骂天的是,这项对男人来说神圣的职业,要深藏到黑暗中才行,怎么能被人当场抓住?!

要说这个女人是府中的丫头也就罢了,偏偏这个女人身份不低,府邸的主人都客客气气的对待她。也就是说,许枫再世为人就惹上一个大麻烦。这个麻烦刚刚就要了这具躯体真正主人的命,被人打了几掌而死亡,才有了许枫的穿越附体。

“老天啊,既然你发善心让我借尸还魂,起码也要让我转世到一个世家子弟身上。每天带着一群狗奴才,游手好闲惹是生非,调戏良家妇女,这才是幸福生活。”许枫心底诽谤不已,但是心底却很明白,此刻要先把这一关渡过,他可不想才莫名其妙死掉一次的他,再莫名其妙的死一次。

恢复一些神智,他抬头看着大厅,大厅之中站着不少人影。有丫鬟有家丁,同样有着一群衣着鲜亮的人,都定定的注视在他身上,许枫明显感觉到这群人有着一层浓厚的嫉妒之意。

见三堂会审般的状况,许枫感觉头疼不已,最后目光才定在中心的那个女孩身上。这一看之间,许枫才明白为什么胆小如同前任的灵魂,也会去偷窥这个女孩了。

重生成家丁 (2)

女孩才十六七岁左右,唇红齿白,穿着格子长裙,清丽脱俗,精致的脸蛋晶莹如美玉雕刻,身材挺拔修长,胸部有些模样的顶了起来,长腿浑圆修直。虽然略显青涩,但是不难看出以后的性感妖娆之态。而这种青涩的诱惑,对于十六岁的年纪男孩来说,无疑有着巨大的诱惑。许枫脑海之中忽然闪现记忆中这个女孩裸露娇躯的模样,那完美曲线如同藕般嫩白的躯体虽然只是在许枫记忆之中一闪而过,但许枫依旧忍不住心头一荡。

大厅众人见许枫居然依旧色胆包天,还用着如此发怔的眼神注视着女孩。一个个错愕不已,而那些身着华服的少年,更是怒目而视。其中一个站出来怒喝道:“狗奴才,往哪里看?跪下!”

许枫这才把目光从女孩身上转过,虽然乍看之下感到一丝惊艳,但是有着二十多年灵魂的许枫,还不至于露出猪哥相。

“狗奴才叫谁呢?”许枫扭头对着华服少年喝道,那双眸子瞪圆,居然有着不怒而威之态。这让认识许枫的人都瞪圆眼睛的望着许枫,在他们印象之中,许枫一向软弱,平常就是面对不入流家丁都颤颤巍巍的,什么时候面对贵族都如此声色俱厉了?!

这让人意想不到的喝声,让华服少年等人也为之一愣。特别是作为这座府邸少主人的萧霖,更是不可思议的望着许枫。萧霖对许枫的了解比起别人更多,作为萧家的少主人,对于这个在家族中这个性格软弱的家丁也是记得的。听说这个家丁先祖也是大户人家,只不过后来没落了,到了他这一代,更是为了生活所迫沦落为家丁。

不过平常在府邸也规规矩矩,向来是受人欺负的软弱样子。可是此刻,不只是大胆的做出偷窥夏妃暄的举动,更是顶撞李伟。什么时候,这个家丁有着如此胆气了?

李伟在发愣之后,更是暴怒了起来。一个小小的家丁,一个废物,居然敢顶撞他,这让一向顺风顺水的他如何受得了。

“狗奴才就叫你。给本公子跪下。一个废物,居然也敢对我大呼小叫。”李伟怒瞪着许枫,似乎要把许枫给吃进去。

听着对方的话,许枫鄙夷的看了对方一眼。在红旗下撒尿长大的杰出青年,喝了二两二,敢上动物园拍老虎的牛逼人物,岂会因为他两句话吓破胆。许枫看也不看李伟,目光移动到女子夏妃暄的脸上,看着她定定的问道:“我偷窥你了?偷窥哪里了?难不成你们这些小姐公子,就是这样仗势欺人不成?还是真不把家丁当人看,并且颠倒是非不成?”

夏妃暄听到许枫居然问她看了哪里,面色瞬间变得通红不已。这个问题,让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回答?难道说你看了我的腿,看了我的胸,看了我身上任何一处不成?

重生成家丁 (3)

许枫的问题,夏妃暄还没有说话,李伟就怒急,声色俱厉的瞪圆眼睛,喝怒道:“我不把你当人看又如何?”

说完,拳头带着劲风,向着许枫一拳轰了过来,这一拳的力量让许枫有些心惊,很难想象李伟这略显瘦弱的身体之中,居然有着如此恐怖的力量。

“李伟!住手!”李鹤轩伸手挡住李伟,瞥了一眼脸上露出不悦之色的萧霖,心道他这个弟弟还是改不了火爆冲动的性格。

这家丁虽然不算一个什么人物,但是毕竟是萧家的人,这里也是萧家,你喧宾夺主让萧霖怎么想?打狗还得看主人呢,萧霖作为主人还没说一句话,李伟倒是先发飙了,当然李鹤轩也知道李伟是因为他。毕竟他一直在追求夏妃暄。李伟这是为他出头。

许枫望着挡住李伟的这个男子,男子表现的翩翩有礼,宛如绅士一般。不过眼中偶然闪过的阴沉和嫉妒,表露出他的本质。

李鹤轩深吸了一口气,看着许枫淡淡的说道:“既然你说我们仗势欺人,那我倒要问问,你躲在后山水池之中为的是什么?”

“笑话!”许枫轻笑一声,“首先,我要申明一点是,我比这位小姐先去水池。这点想必这位小姐不否认吧?”

夏妃暄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她,良久之后她才点点头,娇媚无端的她想起看到许枫的裸露身躯,脸上闪现一道红晕,醉人至极。

“既然她承认就好说了。既然我先比她去?那到底是谁偷看谁?难道你们这些富家子弟,就是这样颠倒是非不成?这就是你们的绅士,你们的风度?”许枫冷眼看着李鹤轩一众人。

萧霖听着许枫的话,微微松了一口气,目光依旧惊异的看着许枫,这个家丁不只是吃了豹子胆,连口齿都这般凌厉。谁不知道,李鹤轩这人最喜欢装出一副翩翩君子的绅士模样。

在一众人沉默的时候,许枫再次淡然说道:“要说偷窥,你们应该问问这位小姐的动机。男孩子的清白一样很重要。”

听到这句话,一众人差点没有喷出来,即使是萧霖都恨不得踹上许枫一脚。这混蛋,你有个屁清白。占了便宜,还有脸在这里表现的一副我很受伤的模样,真丫的欠抽。

李鹤轩原本保持风度的脸色,这时候也有些变了,哼了一声说道:“到底是不是你偷窥,这点我们自然会查的。”

“随你!”许枫满不在乎的说道,“要是没什么事情,那我告辞了。身为家丁,我还要去打理花花草草。”

听到许枫的话,萧霖心底更是骂了一声,心道你懂个屁打理。要说残害还差不多,一想到许枫要是把他的彪悍妹妹萧依琳的花草给残害了,还不知道她怎么发飙。不过,许枫毕竟是萧家的人,就算要被处罚,也是他萧家的人来做。

重生成家丁 (4)

“嗯!你下去吧。清理花草就不用了,浇浇水就可以了。还有,要是你真做了有辱门风的事情。我也不会放过你。”萧霖面色阴沉的说道。

没有了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